• Iphie

Little Big Moments of 2019

办公室一直有一个传统,每周日晚上由其中一位同事决定隔天的穿衣主题,周一上午例会的时候向大家展示自己的衣服为什么与主题有关。于是周日晚上被丢出来的主题是“迎接2020的仪式感”。结果周一迎来了北京今年最冷的一天,大家都没接住这个主题,只好生搬硬造一堆理由,跟2020碰碰瓷。


被Wendy同学催促了几次之后,懒癌晚期的我才开始动笔写这篇年终总结。想了一堆华丽的框架,最后还是决定“流水账”最好。所以还是按照时间顺序陈列一下我2019的 little big moments。


1 "Hope to see you in the future, if not, I will see you in the Heaven."

过完春节之后,我第三次来到东南亚--菲律宾。在某些特殊的美好的缘分之下,行程的最后两天我来到了这个接待我的地方。看上去像住了很多年的房子,但每一个角落还是干净整洁,没有丝毫破损,能看出主人的用心。接待我的阿姨是一位美国亚裔。她的妈妈是韩国人,爸爸是日本人,她自己出生于60年代的美国。她说妈妈虽然是韩国人,但从小在中国长大,所以几年前,为了满足老人临走前最大的心愿,带老人回上海的旧址看了看。她有一个智力障碍的女儿,已经25岁。带我去商场的时候,女儿自己在车里,后来上厕所的时候走丢了。不过她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找回女儿后,她问我,“智力障碍的孩子在中国是不是过得很不好?我感觉在中国生活压力一定很大吧。在菲律宾,他们会认为残障的孩子是上帝的一种特殊的祝福”。接下来的两天,我自己一个人在街上走,在grab上跟司机聊天,在教堂里痛哭。离开小屋那天,另一位菲律宾大叔送我。边帮我搬行李边跟我聊天,聊着聊着来了一句“我儿子也单身,而且跟你同岁”。 我坐上grab后,跟我说“Hope to see you in the future, if not, I will see you in the Heaven”。 然后车就开走了。



2 进村

转眼到六月,我们为了一个儿童性教育的项目要进村做调研。调研对象是1-3年级的农村小朋友。第一天下来,我和同事们已经散架,回到接待的阿姨家,四个人“葛优躺”在木椅上,目光呆滞、生无可恋。山西的6月非常干旱,空气里有一股沙尘和煤炭的味道。附近有一些煤矿厂,很多孩子的爸爸都在那工作,幸运的有妈妈在家,如果妈妈也出去打工,他们就跟老人一起生活。大多数村庄的家庭都已经有一些现代化的家电和设备,因为政策原因,基本上家家户户也都盖上的新的房子,只是厕所,还是那么耐人寻味。有一个我特别喜欢的小女孩,第一天家访她的时候,她就告诉了我他们班谁跟谁在一起过;第二天走村,她又告诉我,妈妈偏心,喜欢弟弟,但是弟弟成绩太差,妈妈也不管他了,就管自己。最后一天走的时候,她在家门口一直目送我们离开。虽然连续陪小孩子玩了几天,早已心力交瘁(don't judge me 我真的不太擅长和小孩子相处),但是只要想起跟她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很开心的。离村前最后一晚,接待我们的阿姨给我们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,一行四人蹲在院子里,边聊天边看星星。肆无忌惮地讲话也不用担心被邻居投诉的感觉真好。在火车站准备离开的时候,发现有一个麦当劳,我们四个人默默地走过去,买了四杯咖啡,味道难以名状。但喝到咖啡的那一刻,我知道我要回家了。旁边的同事看着我又满足又诡异的脸说“你这是典型的中产病,得治”。



3 夏天

继某档夏天的节目火了以后,我开始关注一些乐队和音乐人。还特地去看了MATZKA在北京的专场。作为一个在海边城市长大(却不会游泳)的人,还是莫名喜欢这种有夏天味道的音乐风格。除了亚热带气候的城市,我所呆过的地方里,都无一例外地喜欢它们的夏天。夏天的音乐节、夏天的跳蚤市场、夏天的公园、夏天的老人、夏天的胡同和树影、夏天的婚礼...今年夏天,送走了几位嗷嗷待嫁的朋友们,也送走了一些北京的异乡人。夏天的离别好像没有冬天那么伤感,所以大家赶在这个时间里开心地说再见。送完一波朋友就开始欢庆我的生日。跟去年一样,热热闹闹地吃了几轮蛋糕。我亲爱的王酱也从日本来访,一起度过了短暂而欢腾的一个周末。那个周末像是被上帝精心安排好的那样,每一个见面的人和地方都无缝衔接。热闹过后,我安安静静地进入了29岁。



4 我们一起录podcast吧!

惊喜真的是来得很突然。夏天工作到吐血的某一天,我突然跟Wendy说,好想去海边发呆,要不要一起去个泰国。就这样,我们勾搭在了一起。出发前一两个星期,Wendy突然跟我说,“我想做一个podcast。有一些话题想讨论,你有没有兴趣在泰国的时候作为我的嘉宾聊一聊”。我秒回“哈哈哈哈哈哈好啊”。就这样,九月初的某一周,我们走走吃吃聊聊,累了就回房间睡觉,醒着录podcast,录完吃宵夜喝酒,又到第二天。从此,开始了我们的podcast之旅。我从来没有想过当时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邀约到如今,我们已经做了15期节目了。我时不时会想起那几天的海,幻想着遥远的未来,实在太美好,就是眼睛有点睁不开。



5 “抑郁症是基因与环境的相互作用形成的”

开始入秋后,我也着手一个新的任务。过程中,焦虑不断升级,我也不断安慰自己,没事的,紧张是自然的,毕竟是重大人生决定嘛。在这期间,身边几位好友的“病情”也不段升级。11月中旬,一位美国的医生/科学家/长老到北京来开讲座,目的是破除大家对抑郁症的一些迷思。总而言之,抑郁症、双向症这一类的疾病很多人以为只是心理问题。其实它们成因的机制是“基因与环境互相作用而成”,也就是说,如果严重的患者不通过药物干预,只会更加糟糕,不会自己变好。所以一旦发现有类似的症状,一定要及时就医及时吃药。精神类疾病很多时候跟遗传有关,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,就像你有“感冒的基因”一样,没什么大不了。在听完这个讲座的几个星期后,我突然集中爆发了抑郁的情绪。感谢上帝的保守和托住,在姊妹们的陪伴下,我很快恢复了平常的状态。更大的恩典是,我发现我的“逃避”和对“完美主义”的追求都是一块“遮羞布”,只是为了掩饰那个残破的自己,所以努力做到最好来获得别人和自己对自己的认可和接纳。可上帝并不需要我做任何事情来接纳我爱我,我本身就是被无条件接纳的,祂也按照我的本相来爱我。于是我决定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,勇敢面对问题和破碎的关系。



6 “Your word is a lamp to my feet, and a light to my path.”

很仓促地又到了最后一个月。每年圣诞聚会上每个人都要抽一张卡片,每张卡片上面有一句经文,这句经文将会作为你新的一年需要铭记的话语,以此来鼓励自己。在我向上帝寻求了明年的方向后一段时间,祂用我抽到的卡片上的话来应允我。“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,路上的光”。更神奇的是,这句话竟然也是教会明年的主题经文。今年经历的许多珍贵的关系,都是我从未想象到的。从陌生人到最重要的人,也就短短几个月时间。在彼此支离破碎的时候走进对方的生命,看着血肉模糊的样子,一点一点经历生命的蜕变。成长其实是肉眼可见的。上周六跟一位前辈吃饭,我深深感受到,作为一个出生在高速发展的90年代的人,我们总以为世界会越变越好,也根本不懂什么是苦难。也只有到如今,才稍微懂了一点点,什么叫做“属于一代人”的苦。有些苦难不是靠个人的努力就可以改变,更不是靠这自己的好行为好道德就能解决内心的苦毒。最后来灌个鸡汤结束2019:

Man is born broken. He lives by mending. The Grace of God is glue.

人生而破碎,活着缝缝补补。唯有上帝的恩典得以完全。


新年快乐!Happy New Year 2020!



148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