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 |【熱帶雨】 這是我第一次失戀,可以讓它memorable一點嗎?

#熱帶雨 #Wendy看電影


回到香港,電影院開張了。走向百老匯電影中心的那段路依然陰暗潮濕,煲仔飯店員站在空檔的街道,等待看上去肚子餓的人走過,才能遞出菜單招攬生意。


一個人看電影是我最愛的活動之一。看「熱帶雨」的這天正巧天公不作美,滴答滴答。


以下內容或含有情節透露,請酌情選擇是否繼續閱讀。



我以為自己的感覺都遲鈍了,畢竟經過五個月的與世隔絕,所有與其他人的互動都發生在電波和光纖信號裡。但陳哲藝導演細膩的筆觸喚醒了我對那些微妙情緒的反應。這麼說吧,捉姦在床當然刺激,但僅僅是看到丈夫和別的女人貼面吻告別,那女人幫丈夫整理了領帶,和他們彼此眼中的笑意,就足以讓人心碎。


青春是衝動,是不計後果地去感受愛的存在。林老師(阿玲)口中的“妳想幹什麼”,對還未成年的偉論來說,根本找不到答案。我喜歡你在我身邊,我喜歡看著你,我想要握著你的手,我想要hug你。可是在林老師的生活中,愛是給丈夫一個結晶,是負責任地照顧家裡的中風老人,是履行一份責任。

可是誰會忍心傷害一個天真勇敢的男孩?



電影中還有一個引人注目的角色,是阿玲的公公,坐在輪椅上的中風老人。老人的台詞只有兩個字,但都不是用嘴巴說出來的。一個是“幫”,用手指一筆一畫寫在瑋倫手臂上,瑋倫劃掉拼音,學會了寫“幫”這個字。還有一個是“笑”,公公努力舉起手,碰了碰心情跌入谷底的阿玲,叫她看牆上的“笑”字。



我想是“水果之王”這個名字讓榴槤變成一種太有距離感的食物。但三人一起在榴槤檔吃榴蓮的時候,卻是最沒有距離感的一幕。公公掉光了牙齒,阿玲平時要把菜嚼碎後才能喂給他吃,卻在吃榴蓮的時候可以自如地享受。平時看上去孤僻又銳利的個體,卻在這一刻釋放著內心的溫柔與善良。我們在這一刻愛上了三個角色,於是願意包容他們所謂”禁忌“的舉措。


在傾盆大雨中的釋放,是不屬於成熟女人的。那是花季少年對愛情的想像,就像聖誕老人的故事一樣,可愛得叫人不忍戳破。而對於經歷過生活的女人來說,她要的不是轟轟烈烈,只是不再需要為討好他人而委屈自己而已。



六月的香港,空氣變得粘粒粒。亞熱帶的夏天,期待一場淋漓暢快的大雨,期待站在雨中能沖走所有的潮濕、曖昧與無奈。



同場加映「熱帶雨」導演陳哲藝在Podcast「感官一條通」的訪問節目:

#熱帶雨 #Wendy看電影

139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