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 | 「花椒之味」——再深的裂痕,都有被修復的可能

秋襲,天氣微涼,需要一部像「花椒之味」這樣的電影,給心靈一個擁抱,一點溫暖。

去年得知有部香港電影在重慶結束了拍攝,新聞照片中有鄭秀文,有火鍋店,導演曾經的作品包括“港版九降風”——烈日當空,連劇情是什麼都不知道就開始期待。


這是一部關於和解的電影。樹連枝,枝連果,同根生三姊妹,分隔兩岸三地,直到父親離世,才在喪禮上首次見面。如樹(鄭秀文)和父親的裂痕、如枝(賴雅妍)和母親的裂痕,還有如果(李曉峰)和外婆的裂痕,在三姐妹尋找父親火鍋秘方的過程中,漸漸得到了修復。


父母看我們也許很完整,但我們看長輩常常只能看到他們為人父母的一面。如樹就是這樣,在她的世界裡,那個男人並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或父親,沾染別的女人,忙於工作疏於家庭,如果不是血緣維繫,他的生活和我也許並無關聯。


但在父親突然離世後,因為要接管父親經營的火鍋店,如樹這才開啟了另一種了解父親的視角。這當中還有父親在醫院認識的醫生,火鍋店的廚房夥計、員工和老顧客,當然少不了那些曾經和父親有過糾葛的女人,還有她們的女兒。

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。有夢想但不敢去追的麻醉科醫生,不被家人接納的火鍋店小哥,就是這些活靈活現的人物,讓整部電影更加真實,更加能夠帶入。也正是因為父親在這些人的生命歷程中“不小心”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才讓如樹對這個她稱為“爸”的男人有了更完整的了解。


對兩岸三地不同文化背景出生的三姐妹,電影中的描繪也非常生動。台灣長大的桌球運動員如枝個性十足,喜歡穿一身黑,一個人住在更有自由味道的空間,不容易被長輩認同,卻容易和弟弟妹妹打成一片。重慶長大的如果是千百萬網紅的一員,喜歡自拍,自力更生,勤奮直播賣衣服,用主動的張揚去抵禦閒言閒語,去粉飾內心的不安全感和脆弱。


不禁聯想起「人在紐約」當中的三個女人,同樣是兩岸三地,可隨著時代變遷,影視作品對各地女人形象的選擇也不得不發生變化。


導演在鏡頭語言方面雖然略顯生疏,但在人物和劇情鋪排方面已相當熟練。鄭秀文面對工作、愛情和家庭的自我壓抑和逃避,賴雅妍堅持自己不被認可的事業和個性,李曉峰表面過於張揚其實非常貼心,即便這麼不同的三個人,當會飛的蟑螂來襲,都只會縮在沙發上抱團尖叫。


三個女人一台戲,我更喜歡看女導演拍這樣的戲。在很多電影花絮中,導演麥曦茵被稱為一個非常有同理心的人,她明白且理解每一個角色,並能夠將角色的心境精準傳遞給演員,挑起演員的情緒去完成表演。


電影唯一的缺憾,大概是女兒對父親永遠只有仰望。但回想李安在「飲食男女」中所描繪的父親形象,依然是什麼思考想法感受都留給自己,永遠有一絲神秘。又或者,是我作為一個女兒,對父親的揣摩永遠隔著一層似有似無的阻礙。


電影開始不過一分鐘就開始流淚,一直延續到影片結束,直到如樹終於原諒——原諒父親也原諒自己,那種解脫讓我們看到,再深的裂痕,都有被修復的可能。


秋已至此,記得保暖,不要著涼。


38 次瀏覽0 則留言